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新婚淫荡夜
新婚淫荡夜

新婚淫荡夜

新婚之夜,朱昊激动万分。他觉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就在一两年前连街头卖油条的豆浆西施都不答理自己,谁能想到最终能娶到如此聪明能干、美丽大方、高雅温柔的妻子。在豪华的卧室里暗红的灯光下,林霖显得那么娇柔。

  她柔媚地笑着,大大的丹凤眼迷迷离离,眯成一条美丽的新月。她温柔地替自己的丈夫解开衣服扣子,脱去西服、西裤、衬衫、背心,还体贴地替他把臭袜子也扒下,扔在地毯上。朱昊的大毛脚在皮鞋里捂了一天,味道很臭,林霖却一点不嫌,她调皮地笑着,小巧玲珑的鼻子一翘一翘地开玩笑地表示不满,示意两人一起去洗澡。在白色圣洁的婚纱里,林霖简直象仙女一样神圣端庄。朱昊身上就剩一个小裤衩,看着这样一个大美女成了自己的妻子,马上就可以合法地和她性交,早就高高地支起帐篷。他笨手笨脚地替林霖脱衣服。这是他第一次把衣服从女孩子身上剥下来。他把林霖头上的婚纱拿下扔在一边,把她身上白色的礼服从她美丽的肩头一直退到膝盖、脚踝,漂亮女孩里面是纯白的全棉露背小背心和内裤,雪白的身体在丈夫的注视下害羞地转过去,露着光滑的柔背,其上一条细细的白色带子横着系过,支持着前面的布片,虽然能挡住身体正面,但是无法挡住乳房的侧面,以及赤裸裸欣赏林霖身体的火热的目光。从侧面看,美丽的乳房沉甸甸地挺立在林霖的胸前,柔嫩无比。朱昊激动地扒扯着林霖身上仅剩的布片,大手抚摸着她酥软雪白的乳房和园润光滑的屁股,搂着她纤细柔和的腰肢。林霖虽然害羞,但是作为妻子,在新婚燕尔之际被丈夫轻薄乃是本分,只能闭目咬唇,任他侵犯自己身体最隐秘、最羞耻的部分,不知觉间两人都一丝不挂,就这么光着屁股被拥进超大的豪华浴缸。

  在浴缸里朱昊激动万分,面对着裸体的美丽妻子,他格外大胆地到处捏弄她柔软的身体的没一个角落。他把林霖精赤光光的身体摆弄成各种姿势,从各个角度研究女孩神秘的身体,包括乳房、乳头、脚底、颈子,甚至阴唇和肛门。林霖则死心塌地地随他折腾,一言不发,顺从地按照他的意思专心致志地投入地作着各种羞耻的、纯洁女孩不应作的动作。朱昊让林霖跪在自己面前,把自己灼热的阴茎放在她柔嫩的手中,恶作剧地用龟头摩擦她神圣的脸颊和嘴唇。林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虽然害羞,但是知道应当作什么。她也略带好奇地偷偷打量丈夫的阴茎,只见粗大的肉棒上静脉曲张,显得狰狞可怕,巨大的龟头在灯光下耀武扬威,马眼分泌着透明的粘液,散发着酸臭、但是好闻的味道。林霖试探着用嘴亲吻着朱昊的龟头,立刻引来朱昊“啊、啊”的舒服的叹息声。她进一步把肉棒含在嘴里,滑软的香舌在嘴里的龟头上滚来滚去。朱昊看着圣洁美丽的女孩臣服在自己的胯下,多少男人梦寐以求的美丽的小嘴顺从地叼着自己肮脏的阴茎,征服的快感勃然爆发。

  他们胡乱擦干了身体,赤裸相贴倒在大床上。朱昊趴在林霖一丝不挂的肉体上,骄傲地看着自己身下这个漂亮大方的女孩,想到这样一个平时娇生惯养的美丽女郎,从小努力读书,在名牌大学里被众多人追求,却在今夜被扒光衣服、裤子、袜子,露着乳房、光着屁股、光着脚温顺地躺在自己胯下供自己合法地玩乐,不由阴茎粗硬地桶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妻子的阴道。林霖的阴道已经很湿润,朱昊的进攻非常顺利,只是在中间林霖雪雪呼痛了一下,显然是处女膜被朱昊粗大的阴茎无情地撕裂。朱昊性欲冲动,光屁股在林霖身上大抽大动,阴茎被林霖温暖滑润的阴道含着,舒服异常。两人大汗淋漓,精光的身体在暗红的灯光下萎靡地扭动着。林霖的两只美丽的光脚举在空中乱舞,两手紧紧抱住自己丈夫的光屁股,身体象肉垫一样在朱昊疯狂的进攻下摇曳、喘息。良久,朱昊猛烈地冲刺,粗大的阴茎深深插进妻子的阴道,会阴部位阴茎根部剧烈地痉挛抽搐,把上亿精子射进林霖的身体内部。林霖则同时长长地呻吟,同时攀上快感的颠峰。

  受精之后的林霖格外柔媚。她体贴地拿一块干毛巾把浑身是汗的朱昊擦干,仔细地用手和嘴把他的阴茎弄干净。朱昊得意道:“不是说‘逢林莫入’吗,我刚才恨恨‘入’了我们的小林霖,你有什么感觉?”林霖听了害羞不已,白了自己的丈夫一眼,细声细气道:“你呀,得了便宜还卖乖”。朱昊听着妻子仙女一样好听的声音,看着她美丽萎靡的蠕动着的肉体,很快又性致高昂,提枪上马,继续征伐。这一夜,他干了又干,最后林霖阴唇红肿,气喘吁吁地求饶不已,两人才赤身裸体地拥抱而睡。

  第二天他们起床很晚,起来前当然哼哼悠悠又玩了一场,才起来吃午饭。侍女小青把午饭送进来,看到少爷、夫人衣服散乱的样子,看着乱七八糟的大床,房间的空气里还漂浮着汗水、精液的味道,不由好奇地多打量了林霖几眼,弄得林霖羞愧不已。现在任谁也看得出昨夜在这个美丽聪明的女郎身上和体内发生了什么。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在别墅里过着荒淫无度的生活。朱昊不许林霖穿衣服,就这么精光赤裸着一起玩乐。他会仔细把玩林霖小巧的玉足,研究她美丽的肛门和阴道,弄得林霖非常害羞,抗议地扭动苗条雪白的身体,在他身下呜呜地发着无用的抗议。在地毯上、梳妆台上、镜子里、马桶上、沙发上、阳台上,甚至花园的草地里、碎石路边、池塘中,到处留下两人光着屁股性交的痕迹。短短不长时间,林霖美丽的肉体从里到外,以各种淫不忍睹的姿势,被朱昊的阴茎开发个遍。

  【完】